非常道
对疫情期间困难职工 须全方位关爱
小区向外卖骑手收“过路费”涉嫌违法
新冠肺炎治愈者的就业权 不能“被剥夺”
微声音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0年3月26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小区向外卖骑手收“过路费”涉嫌违法

□ 陈广江
生财“无道” 王恒/漫画
 

3月23日起,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办甘家寨小区针对进入的外卖电动车每月收取50元,包括租住在小区的外卖骑手只要骑车进小区都得交费,此规定被质疑为收“过路费”。社区主任称,50元为“卫生费”,旨在防止骑手横冲直撞。媒体报道后,社区决定停止收费,骑手已交的50元可退。(3月25日《华商报》)

有一种收费行为,不管给它起个什么名字,都师出无名。社区向外卖骑手按月收费就是这样,“过路费”“卫生费”“安全费”“管理费”等等,用哪一个都显得不伦不类,还凸显出社区巧立名目乱收费问题。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”,停止收费在情理之中,但背后折射出的问题值得深思。

不难发现,社区的小算盘打得很精明。据报道,小区内楼宇密集,遍布着大量餐馆、民宿、便利店等商铺以及快递网点,大量外卖骑手频繁进出小区。如果向外卖小哥每人每月收取50元,一来增加了一笔可观的“收入”,二来限制了外卖小哥骑车进小区的人数,也缓解一下小区安全和卫生问题,可谓一石二鸟。

凡事都需换位思考、将心比心,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有失妥当。不少外卖小哥坦言,刚刚复工,本来就挣钱不多,一旦周边小区“效仿”收费,将无法承受;如果不交“过路费”,取餐、送餐效率必然大大降低,对商家和骑手都十分不利,长此以往,岂能受得了?

社区向外卖骑手收取“过路费”不合情理,更于法无据。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,社区居委会无权单方面收费。即使是“卫生费”,也需要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和公示,由相应的环卫清洁管理部门收取,社区居民委员会单独针对外卖骑手收取“卫生费”没有法律依据。

社区管理是个“技术活”,关键在于创新治理模式,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,比如制定“居民公约”,约束外卖骑手的不文明行为。一味打“收费”的主意,巧立名目违法乱收费,很容易激化矛盾,影响社区宜居度。

助推复工复产,破除各种“梗阻”迫在眉睫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