堂堂正正做人 明明白白做事
敬重一行雁
椒聊之实
3上一篇 2021年10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椒聊之实

■ 安徽合肥 王张应
 

深秋晴暖,周日得闲,在小区里漫步。这天,走在小区里沥青通道上,突然间,小溪边一株小乔木把我目光拽过去。一棵不高的小树,略高于成年人吧。先前有几次从它身边走过,我没怎么理睬它,一直以为它不过一株枣树。它的树干和枝条上也生有类似枣树的刺,凡带刺的植物人都不太愿意接近吧。未见树上挂果,原以为是树还幼小,没到开花结果的时候。在此之前,我一直当它是一株栽种不久的小枣树。

直到这天,我才发现它不是枣树。它挂果了,果实不是枣子,是一些貌似赤小豆的小红果。深红小果子,成群成堆,密密麻麻聚在一起,树上原本比较稀疏的树叶便无法遮盖果实。绿叶中的红果,且是聚集紧密的许多小红果,格外引人注目。走到那棵树前,注视着那片丰盛的小红果,有一种似曾相识感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那些小红果,对它们并不陌生,但又一时想不起是在哪儿见的。寻思之际,我发现在离这棵树不远处路边石凳上坐着一位古稀老人,他朝我抑或是朝这棵树看着,传递出一种亲切友好的笑意。我积极回应老人家,跟他打招呼,问他好,而后向他请教,这是一棵什么树。

老人家继续保持他特有的亲切友好表情,轻言细语,略带骄傲和怜爱语气告诉我,那是一棵花椒树。他还主动告诉我,这棵花椒树是他领养的,三年前栽种,首次挂果。花椒?它就是花椒树!难怪我对它的果实似曾相识呢,花椒还见得少吗,厨房里不可或缺的调料,没它人家的日子过起来兴许会乏味许多,甚至有些地方人餐桌上见不到花椒就吃不下饭呢。听见“花椒”二字,味蕾立刻活跃起来,满口生津,反复吞咽,总有一股特殊的香和麻。味觉反应尚未平静,听觉上又来反应。一个旷远的声音,古腔古调,渐行渐近,在吟诵《诗经》。我听得出来,那人吟诵的是《诗经·唐风》里的句子:“椒聊之实,蕃衍盈升。”眼前这些密集的小红果,非常贴近古老诗句里的美好意境。

几年前,物业公司组织过一项活动,将小区里绿化隙地充分利用起来,给业主们种树。当然,树还是由物业工人栽种,业主出钱,用于购买树苗,支付栽培和管护费用,树所有权属业主。活动成效不错,在我所在楼栋附近,增加不少新绿化树。树林里增加一棵小树,是不怎么让人注意的,被人领养的树却格外醒目,新栽树上都挂一块牌子,上写几个大字:“私家树木,请勿攀折。”曾留意到,业主领养树木多是果树,见过挂牌枣树、柿树和石榴树。这株花椒树也算果树吧,它果实细小,不能像众多水果那样让人直接食用,对人还是有用的。同其它果树一样,都是经济作物。想到这,似乎明白过来,花椒树未挂牌,主人坐在旁边远胜于挂牌,那是一种更有效的现场守护。我对他的花椒树不是投以欣赏目光,而是做出某种不敬动作,老人家在那石凳上怕就坐不住了,至少他会发出不悦耳的声音来,我也就见不到老人家那亲切友好的表情了。

继而又想,好看的果树多的是,为何老人家领养一棵花椒树?我猜想,老人家定是非常喜欢花椒树。理由或许不是花椒树美观,花椒果实于人有用那么简单直接。总觉得这位老人对花椒是做过一番研究的,他极有可能认真读过《诗经》或《红楼梦》之类,曾在古代经典当中对“椒”字有过味觉之外的领悟。

《红楼梦》第十六回,贾元春入选凤藻宫那一部分,“国舅爷”贾琏和凤姐一次有关“省亲”的对话里多次出现“椒房”一词。“椒房”,何谓?书中“凤藻宫”及住在凤藻宫里的贾元春都可谓椒房。古时皇宫里后妃居住的宫室,因以花椒籽实粉末和泥涂抹墙壁,屋里温暖芳香,居住舒适怡人,又顺理成章给人多子联想,故名椒房。想到这,对小区里人们领养果树的因由,越发清楚明白。枣子树,会让人联想到早生贵子。柿子树,能让人想到事事如意。石榴树呢,同花椒树一样,那些密集繁多的籽实,寄托人们多子多福的朴素愿望。

 
3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