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叫牌楼的村庄  
爱的目光
善会记得善  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年12月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  下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爱的目光

□ 伊春 夏玉君
 

镇子外离铁路很近的一块农田里,一位老妇人在漫不经心地做着农活。每当有列车经过,老人立即直起腰身,目不转睛地望着火车,目光里噙满了泪珠。我感到好奇,问道:“大娘,你坐过火车吗?”老人没有回答,只是点了点头。“那你一定喜欢坐火车了?”我又问道。老人叹了声说道:“我不喜欢,我儿子喜欢。”我惊诧:“你儿子?”老人肯定地:“对,是我儿子。”“那你儿子呢?”“他坐火车去远方了。”说完老人潸然泪下。

我不想也不忍心破坏老人的心境,默不作声地向前走去。小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火车,有时在铁路旁采野菜时看见列车驶来就心生激动。心想,总有一天我也会乘上列车走出大山。参加工作后,我常坐火车出差,慢慢地对火车失去了兴趣。心想,坐火车实在是遭罪的事,不消说坐硬座,即使睡硬卧和软卧也不如睡在自家的床上舒服。

那老妇人为什么对火车如此感兴趣呢?没走多远,另一位老人道出了那老妇人的心结。

老妇人有个智障的儿子。孩子虽然智障,但从不招灾惹祸,老两口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儿子身上。十几年前,儿子走失了,老两口到处寻找,始终无果。后来老妇人听说儿子是坐火车走的。于是她天天到火车站等候,期盼有一天儿子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。时间久了,老人不再去火车站,索性在离铁路很近的地方开垦了一小块儿地。每天她都要带上农具到地里做活,只要有列车经过,她都要神情专注地望着车窗,似乎从车窗中能看到她走失的儿子。

听完老人的叙述,又回头望了望那弓腰做活的老妇人,我深深地被感动了。儿在千里母担忧,母在千里儿不愁,无论儿女走出有多远,母亲挂念的心就会跟到多远。儿女是风筝,父母就是那放风筝的人,就像今天,老妇人明知道线绳断了,自己心爱的风筝飞走了,但他依然执着地抓住线绳的这一端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