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红灯笼是熟透的果实
印象来安 文思来安
犹记廊桥临川渡
冬日“鱼”趣
下一篇4 2021年1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大红灯笼是熟透的果实

■ 舟自横
 

进入寒冬腊月,当父老乡亲瞥见春节刚刚露出身影的时候,就兴冲冲地把大红灯笼,高高地挂在乡村的额头之上。一盏盏一串串,鲜艳而饱满。

人们微笑着,看看自家的,又看看邻居的,嘴上不说什么,但心里都在暗暗叫着劲儿,比试着到底谁家的灯笼更大、更亮、更结实。有好面子的,总是觉得自家的比别人的逊色,便偷偷地又换上了更满意的一个。之后,才感到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
节日的气息暗暗涌动着,乡村似乎是最早迎来了春风。孩子们欢呼雀跃,把打盹的狗惊得睁开了眼。灯笼挂起来,就要过年了。他们赶紧跟在大人们身后,小子要鞭炮,小丫头要新衣。

看见灯笼,老人们皱纹深深,眼神里飘过逝去的岁月。他们年轻的时候,缺吃少穿,哪还有心思和闲钱买大红灯笼呢?况且,别说塑料灯笼,就是制作灯笼的红绸子也难以买到。有心灵手巧的人,便自己动手糊纸灯笼。在大风的天气里,纸灯笼像狂涛里的小船,很快就会变得“支离破碎”。因此,那时候的大红灯笼很是鲜见。大多数的人家,也就是在年三十晚上,在冰块里弄个洞,放进一根蜡烛而已。蜡烛燃尽了,却舍不得再换上一根。这样的“冰灯”,放的位置不是很高,光影摇摇晃晃,暗淡得像敛眉怯懦的小媳妇。

走夜路的人,离得很远就能看到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,冰凉的身子立刻感到了温暖。即便是独行的胆子小的女人,觉得寒风里晃动的大红灯笼的影子,就是她男人宽大的怀抱,紧紧拥抱自己,也不再心惊胆战了。

深夜,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大雪覆盖住院落、田野,却掩不住大红灯笼的明亮和欢喜。

在无数只翩翩飞舞的玉蝴蝶中间,大红灯笼绽开笑脸,守护着家园和父老乡亲的梦境。它们不时地左顾右盼,和邻居们窃窃私语,并伸长耳朵,谛听着棉被般厚厚的雪地下面发生的事情——田鼠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大地母亲暗结春天的珠胎。

瑞雪兆丰年,大红灯笼目睹着发生并迎接着将要发生的事情。它看见了吉祥的节日即将汇入民俗的大合唱,看见了种子和泥土似乎就要醒来,也看见了沿着乡情植物般伸出的枝枝蔓蔓,风尘仆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在乡村的上空,大红灯笼像展翅欲飞的鸟,啄破寒冬里的萧瑟和枯寂,让乡村和父老乡亲似乎都飞翔起来了。它更是乡村在冬季里,结出的熟透的果实,灯光的汁液浓浓的,甜甜的,在庭院和夜空里淙淙流淌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